例如家中孩子的数量等;也有老师提出

2019-04-04 21:42

张志学教授对讲座进行了总结,一方面肯定了对组织领导的这种阴影面(dark side)进行研究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强调应该学习黄旭教授从观察实践出发开展研究的治学精神,同时应该开阔思路,即使是比较创新、比较新颖的想法,如果具有科学意义,同样能够设计出严谨的研究,创造有价值的管理知识。

在介绍了一系列以往相关研究后,黄旭教授就讲座主题“the shadow of the prince: power, paradox, and leadership”进行了报告。历史现象表明,在历代王朝演变的皇室斗争当中,谋杀王子、与父谋权的现象屡屡发生;家族企业的研究也表明,在代际传承的过程中,亲子之间的矛盾经常成为传承成败乃至企业成败的关键。这种继承权传递过程中的领导行为悖论提供了一种解释,一方面,父亲希望孩子能够更好的掌控企业的未来发展;另一方面,父亲又有一种继续控制企业的倾向,这种领导行为的不一致性导致传承过程的矛盾。基于此,黄旭教授从发展心理学理论、社会关系权力理论和权力转移的精神分析等理论出发,建立了核心假设:领导在进行家族企业代际传承时,对企业的控制程度及其所带来的矛盾会呈现出一种“u”型曲线;这意味着领导既不能过度施加控制,又不能完全放任,而应该保持“中庸之道”。黄旭教授分三类样本,对资治通鉴文字编码、160家台湾家族企业和150家温州家族企业分别进行研究,结果支持了研究假设。

黄旭教授首先介绍了组织领导的“虐待”下属行为及其给员工和组织绩效造成的不良影响。领导对员工的“虐待”行为源于他们对下属的绩效表现的感知、对下属绩效的依赖以及领导自身的权力因素,当领导感知到下属行为表现较差,同时对下属的依赖程度较低时,他们会倾向于产生这种“虐待”行为;这种行为同时受到领导权力的影响,当组织领导拥有相对较大权力的时候,他们倾向于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表现出对下属的“虐待”或者忽略行为,“当你拥有权力的时候,你倾向于忽略别人(的权利)”。而领导的这种行为认知会反过来影响他们对下属的绩效期待和资源分配,形成破坏型的领导行为(destructive leadership),从而影响下属绩效表现。黄旭教授及其合作者以高校学生、企业员工为样本依次进行了三阶段研究,结果支持了研究假设。

接着,黄旭教授介绍了组织员工可能存在的“幸灾乐祸”行为以及团队文化等因素对这种行为的影响。黄旭教授及其合作者在对西安一家银行进行调研时发现,当同伴遭到上司“虐待”时,组织成员更倾向于表现出幸灾乐祸(schadenfreude)的行为,这种行为在具有激烈竞争氛围的银行环境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具有合作特质的团队文化则会减缓这种行为倾向。然而,这种幸灾乐祸的行为倾向在人们无意识的行为中确有表现,进一步研究表明,英国的语言中本身没有schadenfreude这个词语,但在针对英国学生进行的研究中,他们依然表现出这样的行为。此外,组织中的其他异常因素还包括组织领导的双面性和矛盾行为等,组织领导的行为有时会表现出不一致性(inconsistency),从而具有两面特征,黄旭教授研究了不同程度的独裁式领导行为和仁慈领导行为给组织带来的影响。

在主题研究过程中,各位老师和学生与黄旭教授进行了深入探讨,例如,有学生提出,“如果没有代际传承,而是对上市公司的ceo更替,会不会有同样的结论”、“是否存在其他情境因素和调节变量,例如家中孩子的数量”等;也有老师提出,“事实上,中庸之道的应用不仅于此,在很多其他管理情境中同样具有应用意义”。黄旭教授进一步解释,如果父亲可以把事业和家庭的关系进行明确界定,那么这种u型关系其实不会出现,代际传承矛盾会减少。

最后,黄旭教授还介绍了家族企业中真爱和工具型爱情(instrumental love)对绩效的不同影响,并与各位老师和学生进行深入了互动。